转载 | 居民企业从合伙企业分得的利润可否作为企业的免税收入?yes or no?

摘要: 从地税局实务看居民企业从合伙企业分得的利润可否作为企业的免税收入


基小律说

居民企业从合伙企业分得的利润可否作为企业的免税收入,一直在实务界存在不同的理解。本文汇总了镇江市和厦门市两地税务部门在官网上对此问题的答复。镇江地税局认为,由于合伙企业不是居民企业,不缴纳企业所得税,故居民企业从合伙企业中分得的利润不属于《企业所得税法》规定的“居民企业之间的股息、红利等权益性投资收益”,不属于免税收入。而厦门地税局则进一步根据合伙企业所投资的企业类型加以区分,如被投资企业是法人企业且已缴纳企业所得税,则合伙企业中的居民企业股东符合税法中的免税条件,在计算企业所得税时,可以从应纳税所得额中减除;若被投资企业为合伙企业,则该居民企业应按照《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合伙企业合伙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财税[2008]159号文)的规定,缴纳企业所得税。关于居民企业的免税问题,基小律带您周末悦读~


来源:新浪博客“税务管理-王伟”



口径一:

不得作为免税收入


案情简介:

A居民企业与自然人王某成立一个有限合伙企业B,A占注册资本比例60%,王某占40%。B企业2011年度实现可供分配的利润为200万,按注册资本占比分配利润,分给A企业120万。企业认为上述分红属于符合条件的居民企业之间的股息、红利,属于免税收入,在汇算清缴时自行减免应纳税所得额120万,实际应纳税所得额100万,缴纳企业所得税25万。汇算清缴期结束,主管税务机关在汇算清缴风险管理时,发现A企业自行申报免税收入不符合享受税收优惠条件,应当补缴企业所得税30万。上述做法正确么?

税法分析:

根据《关于合伙企业合伙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财税(2008)159号)规定,“合伙企业以每一个合伙人为纳税义务人。合伙人是自然人的,缴纳个人所得税;合伙人是法人和其他组织的,缴纳企业所得税”、“合伙企业的合伙人是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伙人在计算其缴纳企业所得税时,不得用合伙企业的亏损抵减其盈利。”按上述规定,A企业将从合伙企业B分得的利润并入当年其经营所得,计算缴纳企业所得税正确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八十三条规定,“企业所得税法第二十六条第(二)项所称符合条件的居民企业之间的股息、红利等权益性投资收益,是指居民企业直接投资于其他居民企业取得的投资收益。”本案中,A企业从合伙企业B分回的利润120万不属于符合条件的居民企业之间的股息、红利等权益性投资收益为免税收入,理由如下:

一是作为免税收入的股息、红利等权益性投资收益,是发生在居民企业之间,合伙企业B不交企业所得税,不属于居民企业范畴

二是居民企业A从合伙企业分回的利润,没有在所得环节由合伙企业B代扣代缴企业所得税,也不是税后利润,谈不上免税的问题

故主管税务机关做法是正确,因追缴企业所得税30万并加收滞纳金。

来源:镇江地税局督察内审处

http://zj.jsds.gov.cn/art/2015/8/5/art_38848_772664.html 


口径二:

可以作为免税收入


咨询内容:

甲合伙企业系由A法人企业和B自然人股东投资成立的合伙企业,甲合伙企业向丙企业投资,2013年丙企业决定分红,请教以下事项:

1、甲合伙企业的自然人股东B取得丙企业的分红款,代扣代缴义务人是谁?

2、代扣代缴纳税义务时间是何时?是甲企业收到分红款的日期?

3、甲合伙企业的A法人股东取得的丙企业的分红款是否是应税收入?

4、2011年江苏地税网上关于上述相似问题的解答为:甲企业股权投资到丙企业,丙企业2010年做出利润分配决议时,甲企业应当确认投资收益,以两个合伙人为纳税义务人,A企业分配取得的投资收益,符合《企业所得税》规定的免税收入条件的,在计算企业所得税时,可以从应纳税所得额中减除;B个人股东分配取得的投资收益,应当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税目缴纳个人所得税,相关税款由付款企业依法进行代扣代缴。

请问,我市地税是否认同上述解答?请予以专业解答,谢谢!

回复内容:

个人所得税部分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关于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投资者征收个人所得税的规定〉执行口径的通知》(国税函〔2001〕84号)第二点规定:“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对外投资分回的利息或者股息、红利,不并入企业的收入,而应单独作为投资者个人取得的利息、股息、红利所得,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应税项目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被投资企业丙企业向合伙企业甲企业分红时,甲企业应当确认投资收益,以合伙人为纳税义务人。对B个人股东因分配取得的投资收益,应当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税目缴纳个人所得税,相关税款由向个人支付款项的单位依法进行代扣代缴

企业所得税部分

1、被投资企业丙企业如果是法人企业且已按规定缴纳企业所得税,对A法人股东因分配取得的投资收益,符合《企业所得税》规定的免税收入条件的,在计算企业所得税时,可以从应纳税所得额中减除

2、被投资企业如果是合伙企业,对A法人股东因分配取得的投资收益,应根据《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合伙企业合伙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财税[2008]159号文)的规定计算缴纳企业所得税

来源:厦门市地方税务局税政二处

http://www.xm-l-tax.gov.cn/xmdscms/zixun/2014/00000000025441.html



回顾经典文章

如何认定抽逃出资:合法与非法的边界

让与担保司法判例简析

扩流入、控流出:国务院促进外资增长、 规范境外投资两份通知简评

家族财富管理中须关注的法律问题

资产评估对国有资产交易合同效力的影响

投资者适当性新规给私募管理人带来八项挑战

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质押的实务操作

我国国有资产评估管理体系概述

私募基金管理人合规管理之高管篇

从首例ABS处罚案看资产证券化与融资的区别

私募基金募集设立阶段的主要纠纷类型

跨境换股或成可能:《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修订简评

知其所以然:国有股转持的若干重点问题

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境内A股上市之路

首例有限合伙人派生诉讼落地,LP维权得到最高院支持

140号文后,私募基金管理人如何缴纳增值税

揭开<备案管理规范第4号>的面纱——浅析及对策

五问五答——中基协与它的系统们

首单资管计划入股已获IPO通过,契约基金华丽转身尚待明晰

“最严”新规下结构化资产管理计划的十问十答

八条底线及结构化基金解读

一根时间轴把握私募新规的挑战

一文看懂私募基金管理人入会事宜

披上资管计划的面纱,谁是上市公司的股东

我国资产管理行业的主要架构与法规概况

“7.15”之后,基金合同该如何修改

从首例“PE+上市公司”引发的争议谈对赌条款的效力及筹划

新三板基金募集和运作应关注的主要法律问题
从两则案例的司法实践和私募基金监管角度看有限合伙人保底条款的效力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邹菁律师微网站


首页 - Learn基金丨邹菁律师 的更多文章: